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大数据 > 大数据技术

人工智能电影还能有什么突破?从《人造意识》看21世纪的剧本走向

时间:2017-11-16 16:31:16  来源:  作者:
您的位置:主页 > 业界动态 >

人工智能

*本文内含剧情,若您有被雷的顾忌,建议您观影后再行阅读。

本片在讨论人工智能,这是科幻文本的一大主题。许多科幻文本都处理过人工智能这个议题。我对科幻文本没有专业研究,但以我接触过的文本,大约分成两种类型。一种以西方科幻小说电影为主,另一种则是日本演化出来的人工智能文本。

这两种类型的差异在于,所有文本都无可避免地处理人工智能与创造者之间的关系,但东西方重视的问题意识不同。

西方文本从艾西莫夫(Isaac Asimov)的《我,机器人》(I, Robot)以来,就在探讨「人类有没有办法扮演造物者的角色,创造生命?」艾希莫夫所建立的机器人三原则,讨论一个关于自主意识的问题。如果机器人无法产生自主意识,它是否仍是人类的所造物?或它能否演化出生命?机械能否杀人,就成为自我意识的一种象征。这个概念延伸出了很多文本。例如被改编成电影的《机械公敌》(I, Robot)。连浦泽直树改编自《原子小金刚》的《PLUTO冥王》,也用了这个概念。

人类有没有办法扮演上帝,是一个哲学概念。许多科幻作者都是基督教徒,以基督教的神学出发,从形上学到伦理学,进行了许多辨证。《Ex Machina》的开场,也昭示了这个问题。

衍生的问题是,如果人工智能有了自我,成为生命,是否会构成人类的威胁?这是许多科幻文本的热门剧情。史丹利?库柏力克(Stanley Kubrick)《2001太空漫游》(2001: A Space Odyssey)中的海尔9000,成就了影史最强的反派之一。詹姆斯?柯麦隆(James Cameron)《魔鬼终结者》(The Terminator)系列的天网,更成了最有名的象征。机械凌驾在人类之上,人类成为奴隶。倪匡1979年的小说《玩具》,与1991年的续集《圈套》,彻底讨论这个概念。机器人的威胁,是欧美日科幻文本都很爱探讨的问题,文本可说数之不尽。

人工智能文本 ??的第二种问题意识,是以日本动漫为主的路线。针对的不是人工智能如何诞生、演化,而 ??是著重在「人工智能如何与人类共处」。这以手冢治虫的《原子小金刚》,与士郎正宗《攻壳机动队》为代表。小金刚是天马博士为死去孩子创造的替代品,却因为不会长大,而被舍弃,成为人类的马戏团玩具,以及战争工具。

《原子小金刚》充斥着人类的丑恶与死亡,小金刚以机器人的思维,活在理性的挣扎中。它每次为了人类击杀另一个有血有肉,充满人性的机器人强敌,就要背负着杀戮同类的悲剧性。而《攻壳机动队》中,生化人在体制内受到的歧视与压力,也成为一种伦理学的哲学讨论。当另一个可以被创造的人工智能,不管是机器人、或者是意识转移到物质的生命,与人类的关系又会如何发展?手冢治虫《火鸟》的复活篇,创造了人工智能最经典的角色洛比达,更是这个问题意识的巅峰之作。

当然,处理所造物与造物者的关系,不仅是日本文本才有,欧美也不乏作品。例如,雷利?史考特(Ridley Scott)《异形2》(Aliens)与《异形4》(Alien: Resurrection)的人造人,也有触碰这个议题。只是比例与风格上,属于日本文本较喜爱的主题。

既然人工智能以这两条路线为走向,产生了许多的科幻文本,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全球化时代,新的文本又发展出怎样的风格呢?

我觉得人造意识《Ex Machina》就是在人工智能议题上的一个尝试,它与2013年的《云端情人》(Her)有呼应之处。

 

人工智能

 

Photo Credit: Universal Pictures

这两部电影,都是在网际网路兴起后出现的文本。在网路串联全世界之后,过去八十到九十年代间预测的:如果全世界电脑连结在一起产生新生命后,会出现的状况,已被修改成:如果透过一个网路上拥有的集体资讯,会诞生的的物种是什么状态。

差别在于,过去把电脑视为一个机体,世界性的连结只是一个步骤。但网路发展至今,产生了许多的现象与可能,这个可能性被放入了人工智能讨论的重点。过去只是一个步骤,在这个时代成了一个关键。网路的连结不只是资料的存放,它同时也成为一种个性来源的可能。而这个可能,在二十年前只是模糊概念,现在则成为一个基础。

《云端情人》内的莎曼珊,透过网路与全世界的人沟通,与其他的人工智能联合起来,进化成更高等的生命。并透过一种佛教哲学观的展示,用三界唯心、万法唯识的观念,点出了人类最终进化的目的。可惜只是点到为止。而《Ex Machina》则是以Google为象征,用这样的引擎当成人工智能培育的母体,产生了一种超越艾西莫夫机器人三原则的全新物种,并透过非常精采的情节转折,与无懈可击的对白,讲了一个具有悬疑性的现代寓言。

《Ex Machina》的出发点在第一种类型。故事开场就是造物者创造了人工智能。他想要创造人工生命,并找来测试员,想要测试人工智能是否真正演化出生命,还是只是单纯的程式模拟的机械化反应而已?

剧情到最后急转直下,成了一部惊悚片。可惜的是,导演没有把议题延伸到第二个问题意识上。观众可能会期待男主角与机器人之间的感情互动,但结局还真的出人意表。带有想像空间的悬念,却没有处理这个问题。我不觉得这是本片的缺失,因为导演必须舍弃第二个问题意识,才能造就悬疑感。但也很可惜的,本片原本可以像《云端情人》那样,提出一个前所未有并且有趣的设定,却只用来做了个娱乐性的铺陈,难免令人失望。

 

人工智能

 

我很希望能看到代表这个世代,认真去处理网路与尖端科技的想像,以及这方面的哲学讨论。但大多还是会落在这两点。当然,过去的文本除了这两个问题意识,也提出过一些精采的设定,但都是延伸的概念,本文也无法细谈。单就人工智能的电影来说,做出突破的是不太多。

《云端情人》提出佛教唯识论的设定,已让人眼睛为之一亮,可惜没有近一步深论。而《Ex Machina》真正精采的地方,反而是造物者对于如何创造人工智能的哲学讨论。可惜因为角色设定问题,哲学方面的讨论也无法深化。剧本做得近乎完美,每个环节都铺陈得非常高明,对白更是经典。特别是片中对于波拉克的讨论,可说是非常厉害。只有在无序之中,才能创造生命。如果经过思考才编写程式,就做不出真正的人工智能。

剧本与配乐都极为杰出,足以列为影史经典。另外,女主角非常可爱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在线客服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